<listing id="rxzdj"></listing>
<cite id="rxzdj"></cite><video id="rxzdj"><var id="rxzdj"><i id="rxzdj"></i></var></video>
<listing id="rxzdj"><del id="rxzdj"><strike id="rxzdj"></strike></del></listing>
<th id="rxzdj"><thead id="rxzdj"><var id="rxzdj"></var></thead></th>
<listing id="rxzdj"><del id="rxzdj"></del></listing>
<listing id="rxzdj"></listing>
<var id="rxzdj"><video id="rxzdj"></video></var>
<cite id="rxzdj"></cite><address id="rxzdj"><cite id="rxzdj"><span id="rxzdj"></span></cite></address><progress id="rxzdj"></progress>
環球照明網 » 行業資訊 » 行業聚焦 » 日核爆受害者起訴

日核爆受害者起訴

發布日期:2016-09-17  來源:www.mszyxk.cn   作者:環球照明網
核心提示:日核爆受害者起訴,東京超500名市民集體訴訟。16日,住在廣島、山口兩縣的核爆受害者等165人以和平生存權及人格權因安保相關法的制定受到侵犯為由,向廣島地方法院提起訴訟,每人向國家索賠1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6550元)。
日核爆受害者起訴
日核爆受害者起訴
據日媒報道,16日,住在廣島、山口兩縣的核爆受害者等165人以和平生存權及人格權因安保相關法的制定受到侵犯為由,向廣島地方法院提起訴訟,每人向國家索賠1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6550元)。
 
報道稱,這是在東京、大阪等地提起的集體訴訟的一環,由市民等組成的“安保法制違憲訴訟廣島之會”呼吁提起訴訟。
 
今年8月,日本16個都道府縣的共106名女性向東京地方法院提起訴訟,以違反憲法的安全保障相關法在國會獲得通過導致精神上受到折磨為由,要求日本政府向每人賠償10萬日元。
日核爆受害者起訴
日本核爆幸存者:人類不要再制造我這樣的怪物了
 
日本廣島市人,廣島原子彈爆炸幸存者,現均為廣島市平和紀念館志愿者。
 
廣島的夏天很熱,知了尤其多。如果不是后來飛機掠過的聲音以及之后的爆炸和火光,惱人的燥熱和蟬鳴,是當時12歲的兒玉光雄對1945年8月最深刻的記憶。
 
8月6日這天,11歲的寺本貴司正趴在家中的桌子上給剛剛分別的小伙伴寫信。因為連續空襲,1945年年初,廣島地區部分小學生都被疏散到外地,五年級的寺本被安排到山中的寺廟里。兩天前,因為忍受不了饑餓和孤單,寺本由媽媽接回了家。
 
17歲的竹崗智佐子則在這天約了兩個好朋友一起出去玩,工廠好不容易休息,年輕的姑娘們對戰爭沒什么嗅覺。出門前,愛美的竹崗特意照了一下鏡子。
日核爆受害者起訴
但這天早晨爆炸于廣島上空的那顆原子彈,讓無數個他們成了“人類悲慘歷史的一部分”。
 
1、強光和爆炸 刺破平靜
 
兒玉光雄所在的廣島市第一學校距離爆炸點850米,彼時戰事隨時可能被點燃,高年級的學生都被征召去參加勞動,一年級的兒玉光雄和同學們留校。
 
8月6日7時30分左右,市內響起防空警報聲,但沒多久就解除了。7時40分學校的早會開始,兒玉光雄和小伙伴們開始嘀咕,“這可能是平靜的一天呢”。
 
但8時開始,飛機的聲音開始纏繞在城市上空,轟隆聲愈發壓迫,兒玉光雄感覺,這次飛機飛得好近。
 
廣島集中了當時日本很多軍工設施,所以提前一年就已進入準戰時狀態。斷斷續續,大人們會說起哪里又被轟炸了,死了多少人。兒玉光雄被大人教育,飛機來了不要去外面看,要找安全的地方躲起來。而他對飛機的認知,都是通過聲音構建的。
 
奇怪的是,警報并沒有響起。所以他和其他同學也沒做任何準備。
 
一位坐在教室中間的同學當天帶了一本漫畫書,那個時間,兒玉光雄在那名同學的座位前看漫畫看得入迷。
 
之后一陣強光,非常強烈的白色光束,兒玉光雄本能地閉上眼睛,接著暈了過去。
 
前一秒,出門前的竹崗智佐子正在照鏡子,憧憬著即將到來的海灘旅行。后一秒,白光讓周圍的世界失去焦點,緊接著劇烈的爆炸將她震到了街上。
 
沉浸在對朋友的思念中的寺本貴司,也因為背后天窗上突然亮起的強光停下了筆,來不及考慮什么,周圍的世界突然亮得扎眼,然后迅速黯淡了下去。
 
那道刺目光束,對當時的廣島人來說,是太平世界和人間地獄的分割線。
 
2、密布的死亡 不斷有人倒下
 
不知過了多久,兒玉光雄醒了過來。木制房屋的教室,爆炸后被震成了一堆大小不一的木塊。有的同學被死死卡住,有的被沖擊波震出教室。
 
四處都是火光,兒玉光雄拽起幾個能自己站立的同學,踉踉蹌蹌往外跑。
 
天都是黑的,騰起的煙霧完全遮住了太陽的光亮。外面的場景更加恐怖,殘缺的肢體有很多。因為求救的聲音太多,兒玉光雄甚至分辨不清楚聲音從何而來。
 
學校里有一個小水池,因為爆炸后強烈的口渴感覺,還有一些學生身上被引燃,這個小水池成了學校最集中的避難場所。
 
血和同學身上黏著的灰燼讓水池變成了茶色。
 
孩子們都往水池集中。有的走到了一半倒下了,有的撐著走到水池,一腳跌了進去,同學們用棍子試圖救他,棍子斷了,那個學生也死掉了。
 
火勢很快猛烈起來,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味道。重傷的同學意識到可能無法逃脫,火場上隨即響起了校歌的聲音,聲音斷斷續續,伴著疼痛的哭喊和求救聲。
 
兒玉光雄陸續扶起幾名同學后也沒了力氣,“別管了,逃出去。”他跟自己說。在學校邊上,他呆站了一下,雙手合十,“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真的救不了你們。”
 
沿著鐵路,兒玉光雄跟著匯集出來的人流一起逃生。人們都是機械木然地往前走,不斷有人倒下。
 
很像恐怖片里僵尸集體移動的場景,很多人都舉著手臂走,從手臂上垂下來暗黃色的、滴著液體的片狀物。過了好久,兒玉光雄反應過來,那是人的皮膚。
 
兒玉光雄還看到一個手里托著自己眼球的少年,他甚至不敢看那個人第二眼。
 
途中,一個倒在路邊的婦女抓住他的腳踝求救。他真的沒力氣了,扯開了那只手,繼續往前走。
 
70年過去,兒玉光雄一直記得那個女人的目光,一直到今天,他仍舊覺得抱歉。
 
3、姐姐捧著骨灰盒 “媽媽在這里”
 
寺本貴司大喊著媽媽,被鄰居大嬸救了出來,渾身是傷,大嬸高喊著“快跑,我幫你找媽媽。”在臨時救助所,他看到了舉著燃燒的手臂前來求助的朋友。各種各樣受傷和死亡的姿勢,成了寺本一生的噩夢。
 
竹崗智佐子從廢墟里爬起來的第一個念頭也是找媽媽。媽媽是當地陸軍醫院的護士,工作地就是爆炸地的正下方。所有人都說,醫院的人都死了,你不要找了。但竹崗不信。
 
媽媽鑲過一顆金牙,竹崗就伏在尸體前,一個一個撐開他們的嘴巴。尋找媽媽的過程中,她看到一位年輕的母親懷抱著嬰兒,嬰兒還在吃著奶水,動作是定格的,但母子倆已失去了生命。
 
逃出學校的兒玉光雄則要在崩塌和燃燒交織的世界中,尋找家的方向。一路上他吐了好幾次,那時候誰也不知道爆炸的是原子彈。只覺得嘔吐是因為吸入了太多不干凈的東西。
 
路走得越來越慢,一座162米的橋走了將近一個小時。有時候倒了下去,又強迫自己站起來,把身體佝僂得像一個小老頭。
 
中間兒玉光雄又暈倒過一次,一位農民奶奶救起了他。奶奶看到了他校服上的黑邊,她的孫子也就讀這所學校。
 
醒來后,奶奶打了井水給他。吸入了太多煙塵以及數次嘔吐,這碗清冽透涼的井水讓兒玉光雄嘗到了重回人間的滋味。
 
兒玉恢復意識后,奶奶焦急地問“你們學校三年級的學生怎么樣了?”兒玉光雄回答,高年級的學生都去參加勞動,爆炸時并不在學校,他不知道具體情況。
 
當時的他確實不知道,學校集體勞動的地點離爆炸點更近,絕大多數學生都沒有活下來。
 
他繼續走,走了整整一個白天,終于回到了家。他的家距離廣島市有七八公里,遙望廣島的方向,整片天空都被燒紅了。
 
他對著廣島的方向再次把雙手合十,放肆地哭出聲來。“對不起,朋友們,救不了你們,真的很抱歉。”
 
媽媽原本在一個做寢具的工廠上班,當天正好沒去上班。見到媽媽時,兒玉繃著的神經才徹底松弛了下來。
 
竹崗智佐子在爆炸后的第六天才找到了瀕死的母親。當時母親的右眼球被炸出眼眶,鼻子骨折,臉上的肉是翻開來的,傷口已經腐爛。
 
在幾位叔叔的幫助下,竹崗智佐子帶母親去找醫生,找不到,就攔下一名獸醫。母親在沒有任何藥物的情況下被摘除了眼球,母親奮力掙脫的樣子竹崗一直記得。
 
雖然活了下來,但因為毀容和過度驚嚇,母親根本不出門,不久就精神失常了。沒過幾年,母親就離世了,竹崗覺得,那算是母親的解脫。
 
寺本貴司則在鄰居的幫助下,逃到叔母家中,大約一周之后,叔母告訴他當天媽媽和姐姐會來看他。
 
但出現的只有姐姐,她捧著一個裝著骨灰的小盒子對寺本說,“媽媽在這里。”
 
姐姐告訴他,媽媽當時被壓在了家中的廢墟下,過了很久才被發現。被救出后,已經不能走路了,就被安置在爆炸后的那個臨時救助所。
 
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的那天傍晚,媽媽就死去了。因為堆積的尸體太多,所以都是七八個人一起火化。
 
4、同年級300學生 只有19人返校
 
身上沒有明顯的外傷,但是連續三天,兒玉光雄高燒不退,也沒什么知覺。8月10日,情況稍稍好點,他想出去走走。
 
他只是覺得自己病了,透透氣還舒服些。但是走到半路,突然一步也挪不了,再次昏死過去。
 
8月11日開始,兒玉的頭發開始大面積脫落,不久眉毛也掉光了。高燒一直沒退,每天都是迷迷糊糊的。
 
慢慢地身上開始出現紫斑,一些地方潰爛化膿,耳朵鼻子牙齦開始出血,小便也是血色的,散發著怪異刺鼻的臭味。
 
媽媽背著他去找醫生,醫生說,“這孩子救不活,回去準備棺材吧。”
 
媽媽背著兒玉回了家,她不死心,去找當地的一種草藥,然后燒干葉子磨成粉末給他敷傷口。到8月20日,高燒近42℃,醫院放棄了,媽媽找遍了村子周邊所有醫生,死馬當活馬醫,各種草藥胡亂燉。兒玉不記得自己吃過東西,或者喝過水,只模模糊糊記得各種奇苦的草藥味道。
 
當時的人們對原子彈全無概念,只是覺得爆炸后人們得了特殊的疾病。后來開始有了原子彈的討論,人們知道各種奇怪的病痛不是巫術或別的什么,而是人類制造的,爆炸之外會釋放可怕物質的新型武器。
 
到8月底,兒玉的高燒奇跡般的退了。到10月,他可以下床走路,開始做一些簡單的恢復鍛煉。但是很多人沒有熬過1945年8月,大部分逃過爆炸當日沖擊波和火災的人,在接下來的幾天死于原爆并發癥。
 
距離爆炸點一公里范圍內生還率極低,那個幫助寺本逃生的大嬸,以及路上背過抱過他一起逃生的人,都在兩三個月內被各種并發癥奪去了生命。
 
兒玉光雄休養了半年,到第二年3月開學時,同年級的300名學生,只有19人返回了校園。
 
5、被折磨的余生 被查出的癌癥
 
重新長出的頭發一點也不均勻,兒玉光雄每天都要戴著帽子上學,同學們大都不在了,學校里多了很多從其他學校并過來的轉校生。
 
原子彈的噩夢并沒有遠去,高中二年級的時候,19名復課同學中的一人因為白血病去世。兒玉對他印象深刻,因為“他特別優秀,功課很好,本該有個特別好的人生。”
 
大學畢業前,又有一名同學因為同樣的病去世。
 
到今年,19人中16人已陸續離開了人世,死因都是癌癥。
 
兒玉光雄原本以為自己會成為幸運者,但60歲時,他也被查出了癌癥。開始是直腸癌,后來胃部也發現了腫塊,70歲的時候,甲狀腺又出了問題。
 
醫生告訴他,每個部位的腫瘤都是原發性的,并不是人們通常說的癌細胞轉移。
 
1947年,竹崗結婚了。之后,她迎來了自己的第一個孩子,男孩。但生產后的第18天,兒子開始不吃奶,身上開始出現紫色斑點,很快就死去了。
 
大冬天,竹崗抱著兒子的尸體去找醫生,醫生一看紫斑就告訴她,是兩年前的放射線影響。以為噩夢已經結束的竹崗又被拖曳回原子彈爆炸的陰云里。
 
75歲時,兒玉光雄被邀請參加當地電視臺組織的一次活動,廣島放射線影響研究所細胞遺傳學研究室出具的一份研究資料表明,較之正常人,兒玉光雄的染色體存在明顯異常。
 
醫生沒有告訴兒玉光雄自己的疾病和當年原子彈爆炸的關系,但他堅信,身體上承擔的所有痛苦、大大小小的手術、定期服用的各種副作用明顯的藥物,都是那場噩夢的延續。
 
但相對那些沒有活到和平年代的人,自己又無比幸運。
 
和眾多爆炸核心區的幸存者一樣,兒玉光雄沒有子女。
 
婚后幾年沒有孩子,兒玉才后知后覺地想到可能是原子彈爆炸的影響。他跟妻子“坦白”,妻子怪他,跑到娘家哭,但他不知道自己怪誰。
 
沒有孩子,是兒玉光雄一生的遺憾,他特別喜歡孩子。但是最近十幾年他開始寬慰自己,如果孩子也遺傳了自己已經被改變的基因呢?
 
6、親歷者的責任 傳承和平信念
 
竹崗智佐子很早就成了廣島市平和紀念資料館的志愿者,每到學生們的休學時間,竹崗都會和孩子們分享她當年的所見所聞。
 
1982年,在美國舉行的一次會議上,竹崗見到了核武器的研究人員。竹崗把自己的經歷告訴與會的所有人,她失去了母親和孩子,一生都被后遺癥的痛苦折磨,“核武器是不能和人類共存的。”
 
竹崗為自己經歷過的那個不尊重生命的年代感到悲哀,所以反復跟小朋友們講要珍惜和平。作為親歷者,竹崗覺得把戰爭的恐怖及和平的信念一代代地傳達下去,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
 
竹崗后來又有了孩子,現在大女兒東野真里子也是資料館的志愿者。身體慢慢力不從心的竹崗囑咐女兒要繼續自己的信念。
 
有到資料館參觀的人問寺本貴司,“對美國沒有怨恨嗎?”失去母親的痛苦伴隨了寺本一生,說不恨不容易。但寺本之后會加重語氣告訴對方,自己的經歷不在子孫身上重演的心情才是最強烈的。報復沒有勝利,核武器要在人類社會消失。
 
兒玉光雄在完成志愿者工作的同時還要不斷跟體內的癌細胞做斗爭。聽過他經歷的人,都會忍不住感嘆“您能活下來真是奇跡”。
 
早幾年參加活動,兒玉和一些幸存者一起出現時,攝影記者通常會把鏡頭對準那些沒有眼睛的,只剩半張臉的,或者身體有殘缺的。
 
與普通八十多歲老人模樣并無二致的兒玉光雄通常并不被關注。他覺得,如果后人還從外部傷痕的角度理解核武器與戰爭,就太過膚淺了。
 
他通常會拿著自己的基因檢測報告,指著自己的染色體同正常染色體的對比圖,像小蟲子一樣成對排列的染色體在圖片上被研究人員標注出不同的地方,兒玉光雄說自己經常會感到恐懼,“我是不正常的,人類不要再制造我這樣的怪物了。”
 
7、紀念館 千紙鶴
 
戰后日本各地所設立的平和祈念資料館內,或者各種民間和平團體的辦公場所內,都有成串的千紙鶴的影子。
 
折疊千紙鶴祈禱和平的習慣源自一個叫佐佐木禎子的小女孩。1945年,兩歲的禎子在廣島原子彈事件中幸存。10年后,她被查出患有白血病。為抵御身體的痛苦,祈禱早日恢復健康。小姑娘不住地疊紙鶴。但是經過8個月的治療,禎子最終還是離開了她無比熱愛的世界。
 
禎子和千紙鶴的故事觸動了日本所有愛好和平的國民。每逢和平集會,人們都會親手折疊出五顏六色的紙鶴,祈禱世間永無戰爭,長久和平。
轉載請注明出自環球照明網 http://www.mszyxk.cn/news/show-86584.html
 
 
华宇彩票